首页>政法文化>文学

【政法故事】湘潭一民警与死刑犯共同度过1203天

【政法故事】湘潭一民警与死刑犯共同度过1203天

湘潭长安网  来源: 湘潭日报  2018-08-27 【 】【 打印

 

防串供、防自残自杀、防疾病传染、防犯人病死,为了确保将他安全地送上刑场,一名看守与死刑犯共同度过了非同寻常的1203天——

故事从2015129日开始。

这天上午,湘潭市看守所全体民警接到紧急会议通知。让大家觉得不寻常的是,除了所领导之外,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也到了场。

“公安部督办”、 “湘潭第一起跨境贩毒案”、“史上数量最大”……这些话冲击着看守民警们的神经,人人都感觉到责任重大。

部督“2014-1020”特大跨省武装贩毒团伙目标案全线告破,在集中收网行动中湘潭警方抓获毒贩15人,他们中有多人可能将被判处死刑。除首犯邹某建关押于湘潭县看守所之外, 1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关押在市看守所。

“确保监管安全!”所长表态之后,干警们纷纷领受任务。

此案 “二号人物”邹某杰的看管责任非同一般。这个以祁阳籍老乡为骨干的贩毒团伙,以大进大出的方式贩毒,一批货动辄是甲基苯丙胺片剂(俗名“麻古”)数十万粒、重量几十公斤。他们极端狡猾,首犯邹某建先后在云南被抓过两次,都因证据不足而释放。突破此案,邹某杰是关键,不仅因为他处于团伙核心掌握情况,而且他是被人赃俱获。

“看管不仅要绝对安全,还要防止串供,保证他不与同案的任何人接触,”面对严格的要求,大家面面相觑。

“我来,保证完成任务!”管教中队副中队长谭杰生主动请缨。当时,湘潭市看守所还在三角坪老址,监所条件较差。谭杰生负责的39监在一长排监室的最里头,相对来说最便于管理;而且,他的监室是全所文明监室,精细化的管理措施让领导很放心。

起初一段时间,办案民警天天来提审邹某杰,但他不吭一声。谭杰生发现他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就先从了解其案情和家庭入手,慢慢地给他讲政策。“把事实讲清楚,尽最大努力争取立功赎罪”,在谭杰生劝说下,邹某杰思虑再三,决定将情况和盘托出。此后,办案人员的审讯很顺利,首犯邹某建后来被以“零口供”判处死刑,邹某杰的供述对证据链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510月,看守所搬到了新的监管中心,谭杰生继续担负起看管邹某杰的责任。同案的犯人都不理睬邹某杰,认为是他把大家出卖了。谭杰生因此更加格外用心,防范邹某杰在心理和身体上受到任何伤害。

2016926日,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邹某建、邹某杰死刑。法院认为,被告人邹某杰累计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86.7万粒(重约78952.8克),罪行极其严重;同时,没有证据证明其有自首、立功情节,虽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邹某建、邹某杰提出上诉后,201736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的时间里,

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邹某杰以前贩毒时,由于毒品来得几乎不花钱,差不多把吸毒当成了吃饭,每天竟然要吸食“麻古”上百粒。他对毒品有严重的依赖症,被抓后断绝了毒品来源,后遗症逐渐显现,慢慢地身体就垮了。20175月,邹某杰突感身体不适,谭杰生将他带到法检医院检查,确诊为强传染性空洞型肺结核。

两个月的时间里,邹某杰相当于被法官和医生判了双重死刑,他的精神趋于崩溃,病情也迅速恶化。而看管民警的任务是,既要防止他自杀自残,还不能让其因病死亡。

谭杰生的妻子是大学教授,得知情况后,指责他不顾及家庭,坚决反对他再接触邹某杰。同事也好心相劝:“你管理邹某杰这么久,也算是完成任务了,现在他这么危险,不如赶快甩手,被传染上就麻烦了。”

面对前所未有的棘手情况,市委政法委组织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进行了专题研究,认为邹某杰罪行重大,社会影响恶劣,不能变更强制措施;除了将邹某杰调至单人监室关押外,要求看守所不惜一切代价,在死刑交付执行前确保其安全。

“我就是要啃下这块硬骨头”,谭杰生没有推,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立下了军令状,就必须自始至终完成任务,没有中途“撂挑子”的道理,“再说,我不管,总要有人来管。”他自费到医院进行了三次检查,拿着检查结果让妻子确信自己没有被感染。从此,他以所为家,一心一意承担起照顾邹某杰生活起居的责任。

在并发症影响下,邹某杰逐渐双目完全失明,双下肢剧痛不能行走,一米八的个子体重竟然降到了35公斤,已经骨瘦如柴。他觉得生不如死,谭杰生反复劝他,好好服刑也是一种赎罪的方式。

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邹某杰极度依赖“谭干部”。 每天去医务室打针、吃药,是谭杰生用棍子牵着他走。谭杰生还亲手为他理发,修剪指甲和趾甲。

今年227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对被告人邹某建、邹某杰执行死刑。邹某杰似乎也预感到最后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变得越来越沉默。谭杰生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他常常陪着邹某杰聊天,联系了他的家人送来生活用品。邹某杰抚摸着儿女的相片,百感交集,含着眼泪扑通一声跪在了谭杰生面前。

515日,邹某杰临刑前一夜,谭杰生给他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帮他洗了澡,换上新衣服。平时不善言辞的邹某杰说:“谭干部,谢谢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没有机会报答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个好人!”

516日上午830分,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罪犯邹某建、邹某杰被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谭杰生站在看守所坪内,望着天空长吁了一口气,那天,天空是格外的蓝……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