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文化>文学

栽了

栽了

湘潭长安网  来源: 市公安局雨湖路派出所  2018-06-26 【 】【 打印

——根据雨湖公安分局雨湖路派出所民警张祥军主办的“碰瓷”诈骗案改编

 

1

2018116日上午,这个年轻小警察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催促快处快赔中心的人赶紧把章盖了,好让对方赶紧把钱给我。自从“研究”出这么个赚钱的门路,通过这几个月的“实践”,我总结了一个经验:速战速决,落袋为安。看对方那一脸懵逼的倒霉相,想着很快就会落入口袋的300块,我觉得我TM简直就是个天才。  

刚才进门的这个年轻小警察应该是附近派出所的,例行询问了一下情况,事故对方拉着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什么:“警官,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撞上去了,明明我变道的时候离他还有好远的,这个责任应该不在我。”  

“什么责任不在你?”我冷哼一声:“你驾照是买的?你变道剐蹭的我,你全责知道不?”  

年轻小警察矮我半个头,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个新手,我有点窃喜。可是当他做好记录抬头看我一眼的时候,不知怎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子。  

我怕节外生枝,咽了一口唾沫,走近对小警察说:“警官,你看,交警开的事故责任单上面已经写的很清楚了,他往右变道剐蹭的我,他全责。我们就没必要再扯了吧。”  

小警察没说话,看了我一眼,转身对快处快赔的工作人员说:“麻烦你,帮我调取一下这起交通事故的监控视频。”我的心,猛的一沉,很快镇定下来:“没必要吧,警官。交警同志刚才已经看过了。”  

小警察没理我,径直走进了监控室。当这个看着还很嫩的新手警察指着监控对我说:“根据现场监控录像,你有故意往左靠拢的嫌疑,跟我回所里一趟吧。”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他走过来示意我走到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兄弟,例行询问一下。对方有异议,报了110,我们也总要走个程序。”  

看着他还略显稚嫩的脸,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走一趟就走一趟吧。这一走才知道,MD老子洞庭湖老麻雀,被一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算计了。  

2

走进派出所值班室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挺轻松的,警察们也挺客气,天气冷,还给我倒了杯热水。小警察让我在接警台的椅子上坐一会儿,他在门口和刚才跟他一起到快处快赔中心的辅警交代了一句什么,也进来了。说是例行询问,拿身份证登记一下,把刚才的交通事故过程说一下就可以了。这简单,反正一直都是这么说的:对方强行往右变道,我避让不及,他撞上来了。至于过错,我是没有的,钱,是一定要让对方赔的。  

我在询问笔录上签字的时候,刚才那个辅警进来了,把手上一个什么东西交给了小警察。小警察没说话,把东西插上了电脑。我签完字以后,站起来问是不是可以走了。现在看来,我不是天真,是太天真。小警察让我看个东西。我心里一紧,看了一眼他转过来的电脑屏幕,立刻就放松了:这不就是在快处快赔看的那个现场视频吗?还看,能看出朵花来?  

小警察说话了:“这个视频里可以看出你是有往左边靠的动作的,但是不是很清晰,我给你看另一个,更清楚一点。”说着他双击了另一个视频文件。这是对方行车记录仪拍下来的。MD失策了。一心只想着弄豪车,豪车车主会爽快一点,一般不会计较这几百块钱。谁知道碰上个死心眼,一个装了360度行车记录仪的死心眼。我知道这回钱是要不到了。 

钱要不到就算了吧,算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的好。我说:“嗯,我有一定的主观故意吧。就是要给这些开着豪车就敢随意变道的土豪们一个教训。”小警察点点头,意有所指地说:“只有这一次吗?”MD,当老子脑残啊?当然只有这一次了。小警察露出了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你再看看这个。”他打开了三张照片,都是在红绿灯路口,我的车和别人的车刮擦事故的现场照片。我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这下栽了。  

3

他看了看我,招呼值班室里的别的警察过来,背对着我嘀嘀咕咕说了一些话,我当时脑子有点乱,只听到“受案”、“执法办案区”什么的。小警察叫上了另一名警察,叫我上车。  

上车?去哪儿啊?我还约了人晚上一起开黑呢。人民币玩家就是爽,虽然砸的钱多,但玩的也爽啊,每天乌泱乌泱一群人跟在屁股后面叫大哥。这两年流年不利,干的工作都不长久,车也卖了。想当年老子可是车队“舒马赫”,开车快准狠,每次交通事故,别人掉块翼子板,我只蹭掉一点漆,无人不佩服得五体投地。要说就是贪玩嘛,玩着玩着工作就没了。工作虽然被我玩没了,我的“手艺”还在。那段时间没事就琢磨:这手艺,总能变点现吧?还真被我琢磨出门道:去租车行租个车,看哪儿热闹往哪儿一钻,一些个喜欢随意变道的“冤大头们”就给我送钱来了。记得第一次“出车”,是去年10月份,也是在一个路口,当时我走最右侧车道,眼看着左边车道有辆车要靠过来,我没有避让也没有踩刹车,“嘭”的一声撞上了。我左前雾灯、翼子板、栅栏,都坏了。最后对方走的快处快赔,报了保险,赔了我3858,我找了个便宜的修车行,修了1800,还纯赚2058。这赚钱的门道,不是天才是什么?!这几个月自从瞄准了这个路子,来钱可快多了。有时候走快处快赔,有时候私了。多的时候三五千,最少的时候也有两三百。这可比朝九晚五苦哈哈地上班舒服多了。时不时去长沙泡个吧,顺便还能捞点,日子还是很惬意的。  

警车开进一个挂着“XX公安局执法办案区”牌子的院子的时候,我已经镇定下来,迅速理清了思路。我决定把这几次承认了,其他一概不松口。这几次金额不大,大不了关个三五七天就出来了。  

起码到这时候为止,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4

再见到这个小警察的时候,是三天后,在拘留所。我以为现在警察办案都这么客气了,负责送我进来还负责接我出去。  

我很高兴,直到他又给了我看了几段视频,包括在长沙的几段。还有一沓笔录,是那些“冤大头”们的,包括一些私了的。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他红着眼睛,气定神闲地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有点疲惫的眼神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和狡黠。是的,狡黠,我觉得自己是猫爪子下的那只可怜的小老鼠。问题是,这几个月以来,我每次“出车”的地点都是随机的,湘潭、长沙都有,他是怎么查出来的啊摔,惨了惨了,被翻了个底朝天,我可能要到大霉了。  

没想到居然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我一下子崩溃了,在拘留所哭到哽咽。  

很快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没什么话,他给了我两张纸——拘留证、刑事拘留告知书。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这下,彻底栽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