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平安建设

网格“微”调解 社会“大”和谐——湘潭县基于网格微信群开展人民调解初获成效

网格“微”调解 社会“大”和谐——湘潭县基于网格微信群开展人民调解初获成效

湘潭长安网  来源: 湘潭县委政法委  2019-02-01 【 】【 打印

 

网格调解,是针对细微矛盾纠纷或苗头,在当事双方不便于当面调解的情形下,由网格调解员出面邀请乡贤”“五老人员和当事双方在网格微信群内进行的人民调解,是湘潭县创新推行矛盾纠纷排查化解5443工程时探索出的有当事双方邻里参与的人民调解新模式。该模式让邻里以当见证人、讲公道话、传正能量的方式直接参与人民调解,即有效将矛盾纠纷化解在最早状态,也让邻里在调解他人矛盾纠纷中受到自我教育。据统计,2018年湘潭县在推广运用网格“微”调解后,由村以上调解委员会排查化解的矛盾纠纷同比2017年少502起,同比2016年少2546起,让矛盾纠纷发现在萌芽状态、化解在细微之时,真正做到了发现早、化解快,实现了社会和谐。

字上做文章,网格调解应运而生

在推行矛盾纠纷排查化解5443工程时,湘潭县从县到乡、到村逐级建立人民调解组织382个,实现了人民调解委员会村级全覆盖。然而,通过已调解的矛盾纠纷对比分析,发现很多矛盾纠纷完全可以早发现、早干预、早化解,只是苦于合并村后村级调委会力量有限、鞭长莫及而使得矛盾纠纷愈演愈烈。2018年初,该县网格化服务管理运行机制基本成熟,决策者们开始在字上做文章,将早发现、早干预、早化解的任务压实到网格,赋予网格员线上线下发现、干预、调解网格微信群内邻里细微矛盾纠纷的职责和权限。

20187月下旬,易俗河镇第十网格网格员陈飞波在网格群内听到张某反应海松四路上某夜宵摊因油烟排放影响他家环境,与摊主协商多次,甚至发生了口角,双方裂痕有延长延深的迹象。陈飞波随即找到当事人逐一了解情况,规劝当面和解。因双方碍于面子,不愿当面和解。网格员就约定双方在群内通过文字的方式在所有群成员的见证下进行和解。当日,夜宵摊摊主马某通过网格微信群向张某道歉,并马上将排油烟的管道进行整改,邻里也都随即发声赞扬和鼓励。这种通过在微信群内道歉发声,有效避免了矛盾双方的尴尬,也通过邻里你一言我一句,让矛盾得到缓和,让邻里关系变得和睦。

 湘潭县全县划定四级网格1787个,建立网格微信群1798个,配备网格员1798人,由县财政拨付相关经费。据该县综治办负责人介绍,网格员主要由村(社区)干部、楼栋长、中心户长和德高望重的群众担任,同时每个网格群还进驻派出所、司法所干警和法律工作者。自启动网格调解工作后,湘潭县这1798个网格微信群就成了群众身边的人民调解委员会,每个群的网格员就是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的组织者,每个群的成员都是邻里矛盾纠纷的“调解员”。

字上寻突破,网格调解日臻完善

在成功调解多例网格内邻里矛盾后,该县综治、司法部门尝到了甜头,下定了在全县推广运用网格调解,延伸做实人民调解触角的决心。然而,网格调解始终还是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人民调解,若要让其取于民,还必须健全和完善符合《人民调解法》的网格调解制度机制,以此来寻求网格调解在推广运用上的突破。

矛盾纠纷调解,必须依法依程序进行。湘潭县司法局副局长刘新群介绍,该县网格员多由村干部兼任,对《人民调解法》了解掌握不多。为此,先后分乡镇组织网格调解员培训20场次,着重对组织调解、文书制作、适应法律法规等展开重点培训,使得所有网格员均基本达到人民调解员的要求,具备了组织人民调解的能力。

与此同时,该县综治、司法部门会同乡镇村组一起研究确定将当事双方跨两地不便于当面调解且愿意进行网格调解的矛盾纠纷;当事双方矛盾事实不十分复杂、适宜公开调解,且双方自愿通过微信调解的矛盾纠纷;在村组公益类事业建设上存在纠纷需要邻里调和、劝教的矛盾纠纷;双方自愿且能对邻里起到教育意义的矛盾纠纷纳入网格调解。明确所有网格调解必须严格按照《人民调解法》规定的程序进行,并做到事前先在线下摸清详实情况,在征得矛盾双方意见后,再在线上发起调解通知,组织邻里参与调解,化解矛盾纠纷。

为确保调解质量,该县开通人民调解当事人满意度评价渠道,在调解结束后县综治办将对调解当事人进行电话短信或者微信回访,当事人可对调解过程、结果及调解员综合表现进行评价,实现调解全过程监督管理。对不符合人民调解工作要求的网格员,该县还建立起了聘用、管理、考核、奖惩和辞退的相关制度。

字上求实效,网格调解大放异彩

严格的流程、严谨的作风让干部群众感受到网格调解的力量,细微矛盾不出群,微小纠纷不出格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共识,湘潭县开始在字上求实效。可解为和谐、和睦,亦可解为融合。该县综治、司法部门着手将村级法律顾问、村级辅警、村级心理咨询师等力量调入网格群,充实网格群调解力量,推进政务服务大融合,实现了社会的大和谐。

该县各乡镇都能定期编写便于微信传播的调解案例推送到网格微信群,用身边的事、身边的人教育和影响着人民群众遵从家庭和睦、邻里友善。村级法律顾问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入驻的网格微信群,适时答复群众咨询,从法律角度化解矛盾当事人的怨气。村(社区)网格员每天都要到网格内与群众拉拉家常,及时排查发现网格内的矛盾纠纷,及时启动人民调解程序。

乌石镇乌石村李长述老人,退休后回到村上居住,在邻里之间有较高威望。20183月,老人被邻里推举为所在网格的人民调解评议员,经他调解和评议的邻里矛盾已达到13起,其中通过网格调解评议的就有9起。据介绍,张某一与张某二因赡养老人问题发生矛盾,而张某二长年在广东打工,李长述老人就通过微信群的语音功能,把张某一、张某二以及两位的叔叔长辈约到群内,当着两人的老母亲的面进行调解,成功解决两人的矛盾。

网格调解在群内化解矛盾纠纷,在群众身边化解怨气、戾气,缓和了家庭矛盾、融洽了邻里关系,起到了“化解一矛盾,教育全网格”的成效,实现了小事不出群,矛盾不上交,湘潭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谭何龙介绍,其功能内涵已经不仅仅是社会治理的重要手段,已然成为法治、德治、自治的群众参与平台,更是建立了政府与群众、干部与群众、群众与群众之间相亲相敬的和睦关系,真正实现了社会的大和谐。下步,将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网格“微”调解的工作机制,努力让人民群众身边的“矛盾纠纷调解委员会”在村级德治、法治、自治中发挥积极作用。

分享至